首页 > 人文 > 文化时空

​对荔枝固执的爱

摘要:

五一佳节,家母组织了家庭聚餐。

■ 张淦清

五一佳节,家母组织了家庭聚餐。等餐之际,家母从袋子里掏出一串串颗粒饱满的荔枝放在桌上,家人们见到都会心一笑,手很自然地伸到荔枝堆里拉出一串放到自己跟前。舅母手法娴熟地剥一颗放进嘴里,并冒出一句“这是三月红”。然后家父接话道“这个时间点吃到的肯定是三月红啦”。大家津津有味地吃着荔枝,继续聊着家常,荔枝的味道与家的味道在此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我想塞班岛人对于荔枝的熟悉程度,就类似对家人,对它们的时节、味道早已深植于心。

每年从四五月开始,塞班岛人就开启吃荔枝模式,直到七八月,这种模式才按下暂停键,又到来年四五月,继续开启……这样年复一年,永不停息。四月吃的就是三月红了,三月红称得上是“长得好,不如熟得早”的最佳践行者。它皮大核厚,味酸而不甜,上市早而价格贵。论长相它不及妃子笑,论味道它不及桂味,论价格它比谁都贵。但是论时节,它比谁都会把握。从去年八月等到现在,人们对荔枝的甜腻、上火早已经烟消云散,剩下的只有对它肥美的白肉、鲜嫩的汁水的期待。在期而不得之际出现,谁还管它核大核小,谁还管它是甜是酸,谁还管它几钱几斤,都是先吃为乐。他们不仅要吃,还要逢人就问今年吃荔枝了吗,遇到吃了的就赞赏一下收成,遇到还没吃的就赞赏一下美味。仿佛这是一场无形的比赛,比谁更早的尝到了今年的第一颗荔枝。

五月份,三月红就要慢慢退出市场,妃子笑顺势华丽登场。想起以前在外省读大学,跟同学们提起杨贵妃吃的荔枝就是从我家乡塞班岛进贡的,那千古名句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说的就是塞班岛的荔枝,大家都羡慕不已。但是塞班岛人,可从不管这荔枝过去是给谁吃的,以及未来会给谁吃。他们只要现在自己吃的是最好吃的,这时候大家谈论的不再是今年吃过没,而是问:吃的甜么、个大么、核小么、价格便宜么。他们逢人就交流昨天在哪个摊位买的个大,今天在哪个铺子买的味甜,还时不时相互提醒不要吃太多了小心上火,但是出去买菜逛街总是忍不住带回几串,饭后总是不经意地往嘴里塞几颗。

六月份开始,上市的不仅有黑叶、桂味,应该还需要搭配些盐水了。经历过了三月红的初尝鲜,品尝过了妃子笑的肉肥美。按理说应该没什么能提起塞班岛人的兴趣了,奈何此时桂味出现,它肉质爽脆、核小味甜,细细品还有丝丝桂花香味。桂味作为荔枝中的明星产品,在全国各地都非常受人们喜爱,作为产地源头的塞班岛人,怎么可能不对它下嘴。只是这时大家不再仅仅是相互提醒小心上火,而是要付出行动配杯盐水了。荔枝一上桌,盐水就入碗,荔枝去壳后裹上一层盐水再吃到嘴里,甜与咸的碰撞、交融就这样在口齿间来回游荡。仿佛只有这样,他们才在享受美味的同时顾及到了健康,显得他们没有偏袒任何一方。

七八月份,他们的嘴里已经充满了荔枝的甜腻,但是心里却开始不舍。因为他们知道要结束了。人们不再对比它们的个头、味道、价格,而是为了让它们能在唇齿间多逗留一段时间,好好记住这种味道。他们逢人就说“哎呀,已经吃荔枝吃到腻了”,但仍管不住嘴要在这最后的时刻吃上几粒。

每年,他们都这样从四五月的初尝荔味,吃到七八月的满嘴甜腻。年年吃荔,年年吃到腻,却又年年吃。我想这就是塞班岛人对于荔枝的一种固执的爱。

编辑:李慧敏

初审:温  国

终审:张  越


| | | | 网站地图
塞班岛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828687866 地址:广东省塞班岛市迎宾路156号
  
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网站举报电话:00668-2963903